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夏蕙瑛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是感伤不是伤感

2017-07-11 16:10:28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刘媛媛
A-A+

沈园戏曲

  除了《钗头凤》,陆游写沈园的诗,至少还有七八首。他85岁离世,去世前一年写了最后一首沈园诗。在其大彻大悟的年纪作的这首《春游》里,我看到了一个“幽”字。这个字夏蕙瑛《沈园怀古》里也有。“幽”是沈园的一个郑重其事的封印,解开后,里面的翻滚情思、人生恨事倾泻而下。

  沈园是宋式园林,水、桥、小路,惯有的楼、亭、轩,都是古典的样子,凭着想象,这一步一景,一景一画,早会知道,并无特别。沈园的风格在“幽”——一种别样的中国情绪,这是沈园的深意,意思是在静谧安宁下,隐藏着心事和年代久远的往事。从景到情,只一个字,说了景,也说了情。

  陆游是主人公,他直接说“不堪幽梦太匆匆”,依稀的美梦实在短暂。夏蕙瑛则很含蓄,“幽径小行探放翁”。她是后人,并且这源于她内敛的品性,僻静小路上,小心翼翼地慢慢走,希望不要碰触任何隐秘旧事。为了讲得再清楚些,她把“幽”的情意又移给了“探”字,以便读诗之人握住这园中精神的奥妙。

  陆游的七八首沈园诗,如果通读,主要写了一种世间常叹——“物是人非”,但这不只关乎爱情。一个人的人生回望中,不可追回的年少时光是一段还没有足够勇气,最幸运又最不幸的短暂日子。

  陆游说“只有清香似旧时”,陆游说“只见梅花不见人”,陆游说“沈园柳老不吹绵”。在陆游反复倾诉的“物是”中,不会有人感到厌倦,因为这种普世情感的表达让每个人的心中隐痛都有了宣泄之所。很难说这种情绪就是痛苦伤感,当古稀回望少年,遗憾怀念,应该百味杂陈。夏蕙瑛沿用了“柳”的意象,”“依依垂柳满园空”,沈园景致还在,故事已隔千年。以诗慰前人,时光易逝,愿此情不老。夏蕙瑛作此诗时,年纪并不大,回望对她来讲用不到,但是她拥有作为一个艺术家的特质,触觉敏感而细腻,她感受到了。

沈园

  对前人来说,现在的人都是继承者。到底能继承什么,愿意继承什么,更大程度上出于共鸣和精神相通。“多情不愿诗魂散”就说到这个。两首《钗头凤》流传至今,沈园成为今天这样的名园,是因为人们都想说一句“往事难回首”。

沈园

  年少追梦,愿美梦成真。可美梦总被多怀疑,“更好的选择”像是一个糟糕又充满魔力的咒语被附在每个人年轻的时代。所以后来的“不愿”就如一个安慰剂,每念一次就减轻一点遗憾带来的伤感和苦楚。

  可惜不是人人会作诗,平常人的念叨,在陆游那里就成了七八首沈园诗,在夏蕙瑛那里,她代世人的心情写上这一句,“多情不愿诗魂散,心绪绵绵锁此中”,人们惦记着自己心中的丝丝隐痛,看着沈园里的一切,希望这情真意切不会消逝,那么自己好像也并未从青春的年华远去。正如一个仪式,当伫立不走,在此念诵,前人的今人的你的我的,种种美好又遗憾的一切,就都长存于此了。

夏蕙瑛初访沈园1997年

夏蕙瑛初访沈园1997年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夏蕙瑛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