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夏蕙瑛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天一阁》又一个刻度

2017-08-23 16:31:14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刘媛媛
A-A+

天一阁

  凝练的历史是时间,天一阁的时间轨迹就是它的历史。明朝嘉靖年间,范钦首建天一阁藏书楼,到现代社会有四百年。而2008年画家夏蕙瑛作墨色《风雨天一阁图》,与上世纪末余秋雨的文化散文《风雨天一阁》,则成为天一阁进入当代历史的两个刻度。

  《风雨天一阁图》是一张非常有吸力的画,重重叠叠的笔迹围拢而成。里面恍惚有人,他们会走动起来,房檐屋内回廊,影影乎乎,又好像并没有什么,自己的精神也掉进一个深洞里,随着时间滚卷,恍如隔世。

 

夏蕙瑛 《风雨天一阁图》 2008年

  之前余秋雨散文盛行的时候,天一阁正渐渐从历史的暗影回到人们的视线,夏蕙瑛便是因着这个契机踏入天一阁。第一次造访回去,她画了很多草图,期待心中的丰满触动一一铺陈在纸上。然而庞大的文明外壳罩住了她,就像如今这张画带给我们的魔力。她眼中的轮廓不能清晰,手也不能转圜,创作只能暂且搁下。

  一年后在温州,夏蕙瑛遇见市委书记邵占维先生。邵占维先生谈起任职宁波时天一阁的修缮事宜,建议夏蕙瑛去瑞安玉海楼也看一看。在那里,夏蕙瑛恍惚了,两个藏书楼,气味那么相似,两个文化人,身影那么一致。

  再访天一阁后,夏蕙瑛开始重新提笔作天一阁图,起初都是彩色特大画作,最终又认定水墨单色才是天一阁的精神颜色。但是这种精神是什么,夏蕙瑛也说不清,她似乎凭着天意把心中的影像投在纸上。

时任宁波市市长毛光烈题辞

  精神和文化不是无所依凭的,天一阁的重量正是人的重量,一代代不同的人不同的努力,历尽沧桑才有今日天一阁之景。天一阁本身是硕果仅存的,但它也生长在众多消亡的其他贡献里。它的悲怆与其说是来自对久远时间的感叹,不如说是来自对人的赞颂。

  总难踏实的未尽之意,让现在这幅《风雨天一阁图》曾经只作为大作初稿挂在墙上。夏蕙瑛并没有意识到,那些从天一阁文化中抽象出来的精神印记已经积淀在她的心里。后来日子久了,天一阁深刻又迷乱的线条竟从纸上突显出来,在苍茫笼罩的历史云烟中回到过去,簇拥着不论激昂还是平淡的故事纷至沓来。

  夏蕙瑛渐渐发现,这就是真正的天一阁图,有文化幸存象征的天一阁,也有世人纠结慨叹的心情和敬仰,它让纸张也变得有厚度,尽管似乎是不经意间的创作。这很像天一阁本身,始建时不能料想百年之后,但是坚守文化的意念刻在了一代代的传人里,每一个赋予其力量的人也都怀着对先人的敬畏继续自己的使命,最终让天一阁在风雨飘摇里来到今日。

  历史往往不会赞叹单个人的力量,但是历史终将是人的历史。天一阁的重量也是人堆积出来的,如果一张画稿让天一阁显现出在时间流动中的精神意旨,那么这个创作本身又何尝不是一个有使命的人带给天一阁的新的重量。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夏蕙瑛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